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Kelvin Wong:美元仍有可能持续升值
2018-09-15 09:02 作者:谭志娟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近期,在贸易战担忧升温、美元全线走强之际,新兴市场货币遭遇大肆抛售。其中土耳其、阿根廷、巴西等一系列新兴市场的货币纷纷告急,特别是阿根廷货币遭受“腰斩”。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已经累计贬值超50%。

虽然近期阿根廷央行出台加息举措,但仍未能制止本币贬值,比索也再度暴跌。同理,在美元走势较强的背景下,不仅阿根廷的比索、土耳其的货币等,人民币走势也承压。因而未来新兴市场货币走势在一定程度上需看美元。

未来美元走势如何?下一步哪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又可能成为继土耳其、阿根廷之后遭遇大跌? 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 Kelvin Wong。

美元仍有突破的可能

《中国经营报》:在贸易战担忧升温以及美联储9月加息预期较强的背景下,你如何看待美元未来的走势?

Kelvin Wong:从美联储的角度来看,我认为9月肯定要加息,而且12月加息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这种影响力现在已经传导到了外汇市场。

至于未来美元的走势,首先,要看9月之后12月之前的情况,也就是看10月、11月期间,美联储怎么样对市场状况进行回应。因此在财长会之前,已经有一些官员发表了自己的态度。就我自己目前的观点来看,美联储的主要官员,包括主席鲍威尔在内,他们对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并不是特别的担忧,反而他们会更担心美国内部经济本身,比如说如果通胀控制不好,会达到上世纪80年代时候的水平。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未来美元还是有继续走强的潜力。

美元的走势还需要看外部环境。我们要等待看一看美联储的官员有没有一些言论表明他们的态度,如果他们表明有担忧的话,有可能从中期而言,美元会稍稍的回撤一些。

《中国经营报》:美元指数在过去几年,尤其是2008年危机之后,美联储开始进行量化宽松政策,把利率一度降到零,对美元是负面的影响。但现在美元已经开始升值,这主要有哪些原因?

Kelvin Wong:这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现在在全球范围内,美联储是第一家开始停止量化宽松政策,并开始加息的央行。所以政策的立场上是支持美元的进一步走强。

第二,从美国经济状况来看,美元指数跌到88之后又开始重新上扬,现在看能不能突破100大关。2017年1月之所以从103.82开始往下走,是因为当时有很多投机的热钱在看涨美元,他们希望短期之内美元能够快速的升值,因为那时候出台了美国优先政策,在基础设施方面大幅度的投资,引发了政府的赤字以及利率的上升。现在积累起来的问题需要一定的释放,所以我们看到美元有下踩的区间。到2018年1月的达沃斯会议上,美国财长一不留神说出了一个情况,如果美元稍稍走弱一点的话,美国的经济可能会更好。这个言论对美元有了一定的影响。而在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卸任之后,市场上对新任主席鲍威尔的方向并不是特别的明朗,他是否会跟随前主席继续进行政策收紧,还是有其他的政策立场和方向有待观察。从1月之后鲍威尔开始发表了一些言论,表明了要加息,使得经济状况好转,我们也看到美国劳动力市场状况好转,通胀率也有所上升,美元因此也开始走强。

《中国经营报》:美元指数未来是否会突破100走到更高?

Kelvin Wong:首先要看贸易摩擦是否会进一步升级,变成全面的贸易战。因为贸易战一旦爆发之后,人们可能会抛售风险资产。因为美国的股市估值过高,所以很可能抛售美国的股票,这部分资金的流向需要注意,可能会投向固定收益的市场。不过,相对于日本的零收益率债券,美国的固定收益市场仍有一定的吸引力。因此,美元有可能会攀升到103.45的阻力位,甚至可能会突破继续往上走。

本轮人民币贬值跟2015~2016年有区别

《中国经营报》:在当前国际环境下,人民币汇率仍有贬值压力,你预计下半年人民币汇率会呈现何走势?

Kelvin Wong:我们要对比一下中国跟其他几个新兴经济体的经济状况,包括土耳其、阿根廷、南非等。中国经常项目下是顺差,财政赤字也比较低;但是,像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南非这样的国家是双赤字,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都非常高,造成了本币非常的脆弱。从这点来看,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不一样。

第二,现在人民币贬值的情况要看美元兑主要货币的走势,包括美元兑欧元、英镑、澳元等,但日元是一个例外。

如果要说未来人民币的走势,一是取决于美元兑主要货币的情况。因为今年以来,人民币的走势跟美元兑主要货币的走势非常相似;二是要看中国的政策立场,因为中国是要人民币国际化的,所以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之下,我们也要把人民币当做主要的货币进行追踪。

第三,未来美元所兑的主要货币一旦走弱的话,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中国经营报》:近几月来,美元走强、美联储加息以及新兴市场动荡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民币的走势,令其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而在2015~2016年间,人民币曾经也经历过一轮贬值。在你看来,本轮贬值跟2015~2016年间那轮有何不同?

Kelvin Wong:我们要看中国股市的情况,在2015~2016年时,人们对风险资产的需求非常旺盛,人人都在谈论股市,但现在热钱的浪潮基本上已经过去。并且,从2016年开始,中国股市的交易账户数量已经大幅度的减少,意味着人们对风险资产的需求已经开始下降。

相比之下,这轮人民币的贬值速度相对较慢,而且资本外流的状况也不会像2015~2016年那么严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