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跨境支付临变:66家中资行加入新国际标准 访SWIFT中国区总裁黄美伦
2018-09-15 09:10 作者:张艳芬 张漫游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在全球化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不管是商品、资源还是资本的快速跨境流通都对跨境支付渠道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及“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倡议的深入发展,对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言,在中国银行业与全球银行业之间建立高效安全的跨境支付体系,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有效地解决目前跨境支付行业存在的行业痛点,提高支付效率,确保支付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日前,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简称“SWIFT”)中国区总裁黄美伦就跨境支付行业相关问题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她认为:“未来跨境支付效率的提升要归功于全球支付处理规则的统一,统一的报文标准和业务处理规则将会是整个全球业界的新常态。”此外,黄美伦还提出,跨境支付要在安全方面做出更多更系统的机制安排。

66家中资银行加入GPI

《中国经营报》:跨境支付行业存在哪些行业痛点?

黄美伦:传统跨境支付的痛点有三个,即到账时间预估难、中间成本不透明、支付进程无法追踪。而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以及企业和个人对支付体验的要求越来越高,跨境支付业务无论从驱动力还是可行性上都具备颠覆性创新的条件。

通常传统跨境支付的第一个挑战是速度问题。由于每一家代理银行处理报文的流程和规则并不统一或者不同国家的合规政策不同,加之中间可能经历的不同银行主体,导致发起银行很难确切预估到账时间。第二个痛点是支付成本不透明。因为汇率的不确定性,及不同代理行之间的收费机制不尽一致,造成发起行很难明确中间几家代理行的具体费用成本。第三个痛点就是发起银行发出报文后,无法实现对该笔跨境支付业务的实时跟踪。处理客户查询并人工跟踪支付进度往往是导致银行后台运营成本提高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国经营报》:应对痛点,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是怎么样的?

黄美伦:作为全球最重要的跨境支付基础设施机构,SWIFT在解决上述痛点方面协同我们的会员银行做了大量的工作,并最终于 2017年5月推出GPI服务(全球支付创新),保证了GPI支付快速到账、成本可视、交易可追踪三大特征。截至2018年8月底,全球范围内已经有超过230家银行加入GPI,其中中国加入该服务的银行有66家,涵盖了所有的国有大行、股份行以及部分城商行、农商行和农村信用社。目前这些数字每个星期都在不断增加,而且从加入GPI服务的中资行跨境支付业务量来看,一旦国内这66家银行全部上线,他们所处理的GPI支付业务量几乎占到中资银行全部跨境支付业务量的95%。

会员银行在跨境支付查复查询上的运营成本降低是因为GPI的三项功能。首先,所有加入GPI的银行执行统一的报文操作规则,尤其是在报文处理时间上标准统一;其二,严格的支付反馈机制,也就是说,所有交易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报文处理状态,包括扣费明细、外汇汇率等反馈到GPI云数据库,以实现支付状态的全流程透明可视;其三,UETR识别码,即由汇款发起银行生成报文时产生一个端到端业务唯一参考号码。对应到物流行业,UETR码就类似于一个快递运单号,不管中间经过多少的支付载体,经历过多少次转汇,UETR识别码始终保持端到端不变,以保证该笔支付业务的全程可追踪。同时,除了上述“快速到账、成本可视、交易可追踪”三大核心体验之外,GPI还计划提供一些更灵活的增值业务,比如GPI银企直通、在途资金预测、跨境主动收款等。

支持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经营报》: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的重要战略之一,为推动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央行也建立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你如何看待CIPS的角色和作用,以及CIPS 和SWIFT之间的关系?

黄美伦: CIPS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扮演了非常举足轻重的角色。自2015年上线投产以来,CIPS发展非常迅速。央行8月20日公布的二季度支付数据,CIPS目前日均处理业务已经达到5470.84笔,金额超过1万亿元。

自CIPS建立之初,SWIFT就与CIPS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积极与央行合作支持CIPS系统建设。在过去的几年里,SWIFT和CIPS 的合作是卓有成效的。首先,加入CIPS的直接参与者或间接参与者都必须要有SWIFT创建的机构身份识别码,即BIC(Bank Identifier Code),BIC码相当于SWIFT会员银行的国际身份证号。而且,SWIFT也在协助CIPS发布并维护其参与行进行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时需要的支付路径参考数据。另外,在支持最新的GPI服务新标准方面,CIPS也已在其用户手册中规范了通过CIPS系统处理GPI业务的市场惯例。

SWIFT与CIPS是一个共存关系而非竞争关系。SWIFT作为国际金融基础设施的属性决定了我们与CIPS合作的天然匹配度。CIPS是跨境人民币的支付清算系统,而SWIFT提供的是通道服务,帮助CIPS在全球各地的参与行安全、便捷地将支付信息传递到CIPS。SWIFT既不做清算也不做支付,它就像一个“国际高速公路”网,提供最基础的互联互通服务。

因为SWIFT的产品和服务比较偏后端运营层面,所以外界对SWIFT的性质和职能缺乏了解,因此存在一些认知上的误区。作为一家非营利的协会组织,由全球范围内的超过11000家成员机构组成的SWIFT,其组织管理形式是董事会治理机制。SWIFT董事会有25个席位,这25个席位的分配基本上是以一个国家的报文量来决定的。每个国家最多两个席位。

目前中国银行代表中国会员持有SWIFT董事会的一个席位。随着中资机构加入SWIFT的增加,以及中国作为全球贸易和跨境支付引擎地位的进一步夯实,我们也非常希望中国的董事会席位能够增加到上限,即两位。

《中国经营报》:目前跨境支付风险存在哪些共识的担忧?金融科技在跨境支付方面有哪些创新应用?

黄美伦:科技创新是全球支付同业比较关心的领域。从安全来讲,随着科技的演变,网络攻击的手法也越来越新颖,如何应对网络攻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为全球所有同业所关注。尤其对银行的跨境支付业务,不仅要求效率、透明,更要求能够放心、安全,所以一定要在宏观层面建立一套严密、系统的安全控制框架,在微观层面辅以灵活、有效的风控产品和服务,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跨境支付风险。

作为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SWIFT 从2016年开始推出了全球用户安全项目。这是一个强制性项目,要求所有会员机构必须进行自检,确保遵循“自我安全鉴证”的规定。目前,“自我安全鉴证”对会员机构有27项要求,其中有16项是必选项,11项是可选项。这是一个保证SWIFT全球会员的业务能够安全运营的基础安全框架。

在这一项目上,我们和各国的金融监管机构有非常紧密的配合。SWIFT会把没有达标“自我安全鉴证”的银行名单提交给各国的监管机构。非常值得骄傲的是,去年国内的金融机构在“自我安全鉴证”方面是百分之百的达标。这也显示了在金融基础设施上面,中国的金融机构有着很高的安全意识。

在实际业务层面,为进一步提高安全性,SWIFT GPI特意增加了针对快速支付的“刹车”机制。GPI项目的第二期即将于今年11月中旬上线实时止付功能。一旦银行发现了错误或欺诈的支付业务,可以通过该服务,马上中止或撤回该业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