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首页>等深线>正文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债务黑洞
2018-09-25 18:40 作者:王迎春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8月14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公布上述股份冻结事件的细节。浙江帅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康电气”)于8月3日向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当代文化、鹰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书同、王春芳银行存款3158万元,如存款不足,则冻结其名下其他相应资产。据公开资料信息,王书同为王春芳父亲。

此事缘起厦门当代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当代控股”)与私募机构——上海中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云公司”)之间的一笔2亿元的融资交易。据了解,当代控股此前名为厦门百信和投资有限公司,为王春芳名下众多公司的母公司,是其最重要的控股平台。2017年6月,当代控股因融资需求与中云公司产生交集,后者以财务顾问的方式为当代控股募集2亿元资金,为此,中云公司发行私募产品——中云当代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帅康电气认购了3000万元额度。

值得玩味的是,上述私募基金的风控与增信措施做了疑似明股实债的安排:中云公司以基金管理人的身份,将上述2亿元资金对厦门东兴汇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兴公司”)增资,使中云当代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为东兴公司的股东。而当代文化则承诺对中云当代一号私募投资基金持有东兴公司股份进行无条件回购。作为担保措施,鹰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书同、王春芳对上述增资款及当代文化的回购承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核查东兴公司的股东为两个自然人,东兴公司与上市公司、与王春芳及其名下公司是否存在股权控制关系?当代东方证券部工作人员称以公告为准,其余信息并不知情。

帅康电气为上市公司日出东方(603366.SH)的控股子公司。记者核查,日出东方已于8月10日以公告的形式披露了更多细节。帅康电气于2017年10月26日认购上述私募基金3000万元额度,并于2018年3月申请赎回全部投资款,中云公司承诺2018年6月26日兑付本金与利息。然而,兑付日到期后,帅康电气并未得到本息,于是向中云公司多次催讨但无果,于是提起诉讼,将债务承担人与保证人告上法庭。

当代控股体系内是否还有其他违约事件?集团内部整体负债规模是多少?由于其官网并未披露定期报告,法定工商信息也未披露相关信息,另外这家公司也未通过银行间交易市场发债融资,当代东方、*ST厦华、国旅联合这三家上市公司涉及当代控股的信息仅止于其营业范围和注册资本。当代控股旗下另有一家名叫海金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工作人员对《等深线》记者表示,海金所发布的投融资项目中,融资方与控股股东并无关联。

租壳巧取控制权 市值管理A股第一家

对于中国不少企业人士而言,上市意味着高溢价、变现,或至少能够低成本融资。与当下控制权交易动辄调动数十亿元资金不同,王春芳进入这个控股权交易市场时间较早,他拿下第一家上市公司的时间为2010年,他所选择的标的带着国有股背景,其主营业务或处于停产,或处于亏损待售的境地。自2010年12月至2014年1月的三年间,王春芳调动资金仅6亿余元就先后拿下*ST大水(当代东方的曾用名)、厦华电子(即*ST厦华)、ST联合(即国旅联合)的控股权。

记者查阅相关信息,*ST大水的控股股东原为大同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为山西地方国有企业。因大同水泥集团与建设银行山西大同南郊支行发生借款纠纷,2003年6月18日,经当地法院裁定,1.224亿股国有法人股全部被冻结(占比总股本49.21%)。直至2007年12月31日,双方债务依然无法解决,这些国有股被拍卖,当时一家叫南京美强的公司以1.06亿元拍走所有股份。

2008年,产业环境发生重大变化,8月1日,大同市政府以环保原因对上市公司的水泥生产线做出停产决定,至此,上市公司进入无业经营的状态,此时南京美强亦无意恋战,王春芳以其厦门当代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集团”)登场。

2010年12月27日,大同市国资委、当代集团、南京美强签署协议,三方约定大同水泥集团持有1.224亿股中的6240万股为当代集团所有,余下4000万股为南京美强所有,为此,当代集团需支付6474.5万元,南京美强则支付4150.3万元。同一天,当地法院解除了对1.224亿股长达7年的冻结,而当代集团则以其持股29.99%,成为这家上市公司新一任控股股东。

获得国旅联合的过程亦有上述特点。这家公司自上市以来其控股股东一直为中国国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旅集团”,原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至2013年,这家公司已连续两年亏损,这一年10月9日,国旅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公开征集股份受让方。此时,王春芳出手,以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一平台,以每股3.96元、总额2.9亿元拿下国旅联合17.03%的股权,取得控制权。

王春芳对三家上市公司的收购最精彩者莫过于厦华电子。

厦华电子曾是中国最大彩电出口企业之一,也是中国第一台等离子电视创造者,于2005年易主卖壳,台资背景企业华映科技(000536.SZ)入主。不过,后者的产业协同战略并未给厦华电子带来新生,反而使其主业越发羸弱。厦华电子于2009年5月27日起被暂停上市,2010年勉强恢复上市资格。其后再次陷入连年亏损的处境,至2012年底,这家原本有职工5000余人的大厂,仅余员工2351人,总资产萎缩至11亿元,然而负债则高达9亿元,这已是压缩产能、甩卖土地厂房后的结果。

至2013年,华映科技决定抽身,这一年11月26日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中,华映科技方面这样解释退出原因:集中精力发展自身产业、回收非主业股权投资。以下为华映科技退出前,与厦华电子控制权关系图:

1537872837595561.jpg

2013年11月,王春芳的妹妹王玲玲现身,与上一次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相比,这一次收购资金占用少、资产清理负担少、买卖双方利益捆绑的方式,为后来众多资本市场上野心勃勃的猎手们所借鉴。

王玲玲以个人和名下两家公司的名义,分别与华映科技的控股子公司——华映吴江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具体如下:

1537873641994661.jpg上述股权转让成本为每股3.66元,涉及总金额2.69亿元。此外,华映科技另一家控股子公司——华映光电将另外8.02%的股权的投票权委托给厦门鑫汇。至此,厦门鑫汇以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上市公司22.09%,厦门鑫汇成为拥有上市公司第一大表决权的股东。制表:王迎春,原始数据来源于上市公司2013年11月26日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注:“厦门鑫汇”全名为厦门鑫汇贸易有限公司、“北京德昌行”全名为德昌行(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厦门鑫汇、北京德昌行法人代表均为王玲玲,三者于2013年11月6日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

此外,王玲玲方还争取到5亿元清理费。这些资金全部来自厦华电子原来的股东华映吴江、建发集团等,在清理上市公司负债、人员、资产后,几乎轻装上阵。

这次交易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并非股权交易部分,而是其中嵌套的一份市值管理协议。据记者核查,它也是A股市场出现的首份市值管理协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相关阅读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债务黑洞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如果说眼下“感情纠葛”将为明星吴秀波带来什么还尚难定论的话,那么,他在“赌场”——资本..[详情]

自如“奔命”

北京市朝阳区链家总部大厦四层,是北京自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部办公地点所在。..[详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