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首页>等深线>正文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债务黑洞
2018-09-25 18:40 作者:王迎春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这份协议核心内容为:厦门鑫汇为上市公司引入优质资产,提高上市公司价值(即市值管理服务);在实现市值管理目标的情况下,华映科技旗下三家控股子公司向厦门鑫汇支付服务费;华映光电持有的41977943股厦华电子股份的投票权委托厦门鑫汇行使,这部分股票对应8.02%的持股。

华映科技旗下三家控股子公司与厦门鑫汇约定这个市值管理目标价基准线为每股3.66元。如果股价高于3.66元,则视为实现市值管理目标。3.66元正是前述股权转让的每股交易价。若股份卖价高于3.66元,超额部分将以四六分成的方式分配利益,其中40%作为厦门鑫汇的服务费;相反,若卖价低于3.66元,差额部分的40%,厦门鑫汇将以此向华映科技所在利益相关方进行补偿。

为使厦门鑫汇这笔服务费更有保证,双方的协议还约定,华映光电将其持有的52454133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给厦门鑫汇;若市值管理目标没有实现,为使华映科技方的补偿款有保障,厦门鑫汇向华映科技利益方支付保证金76819636元。

通过上述安排,厦门鑫汇获得另外8.02%持股的表决权,扩大对上市公司的控制,而华映光电等三位股东则可以锁定收益。

此方案一经公布,引来各路资金疯狂加注,上述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布之后不到两周时间,其股价已经突破5元位置,并在2014年9月5日创出每股10.58元新高。“市值管理目标”在各种资金赶场逐利的情况下轻易实现。在华映科技2016年的年报上,有关这笔市值管理服务费,数额最终确认为1.84亿元。

事实上,在上述合作协议签订后,华映科技旗下三家控股子公司并未卖出,据2016年5月25日披露的简式权益报告书显示,这批余下股份占总股本6.13%最终还是卖给厦门鑫汇,另有13.84%卖给一家叫嘉兴融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基金(以下简称“嘉兴融仁”),这家基金向上市公司派出的董事,正是前文提及的爱投资董事长赵春霞,她目前也是上市公司步森股份(002569.SZ)的实际控制人。

至此,华映科技实现全部退出。在上述最后一笔交易中,尽管卖出时间一致,但华映科技方面给厦门鑫汇每股售价为8.06元,给嘉兴融仁的卖出售价为每股12.421元。厦门鑫汇得到这6.13%股权之时,其价格可谓量身定制,在交易发生时,没有出现任何实际资金支付与流动,以尚未收到的1.84亿元市值管理服务费和尚未收回的7600余万元保证金予以抵偿。

华映科技的赚钱方式,虽不体现在对厦门鑫汇的股权转让,但通过对嘉兴融仁的“二价”出售实现高溢价,获得转让款9亿元。

通盘观察上述易壳操盘过程,买壳者以最少的资金控制尽可能多的股份,股价在市值管理对赌与市场高预期的情况下节节攀升,卖壳者借此实现高收益退出。这种“租壳”生意后来被A股其他上市公司广泛借用,并大行其道。

买卖双方均成赢家,谁来为他们买单?2016年6月7日,这一天厦华电子股价站上13.16元历史高位,此时华映科技刚刚实现退出,此后厦华电子股价便一路向下,至8月30日收盘,股价仅为2.6元,不知有多少投资人遭碾压。

踩热点式重组 从未间断无一完成

尽管手握三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并以“当代系”闻名资本市场,但这些被掌控下的上市公司在一次次令人心潮起伏的重组中并没有迎来“做强做大”的局面。

厦华电子再次披星戴帽,上市公司员工数仅有13人,子公司在职员工数仅余45人,这58人的员工群体中,有21人为行政与财务人员,彩电业早在2014年就全面停产,当前主营业务无从谈起。根据8月31日公布的中报数据,这家公司总资产不足5000万元,支撑着12亿元总市值。

当代东方已于2018年7月24日披露控制权转让消息,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有意接盘,目前交易价格与细节还未披露。在这8年中,当代东方确实有所成长,总资产由1.58亿元扩张至40.8亿元(据2018年8月31日披露的中报数据),并已转型为影视传媒公司,于今年上半年获得过亿元利润,它是王春芳着墨最多的一家上市公司,也是他文化产业蓝图实现寄望之所在。

王春芳曾于2014年秋读了一个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2017年1月8日,在这些EMBA举办的一次论坛上,他曾重点阐述对文化产业的理解。不过,正待当代东方成长之时,王春芳于今年7月宣布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截至9月20日收盘,其市值55亿元。

几乎于同一时间,王春芳将国旅联合的控股权卖出,这项交易已于2018年6月29日以《股权转让协议》的形式落定,交易价定为交易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120%、每股8.292元,总额6.1亿元,相比最初2.91亿元的入场成本,王春芳以超过200%获利退场。此时,国旅联合总资产9.1亿元,而4年前王春芳入主时,这一数据为10.5亿元。

4年间,这家公司并未发挥出原有旅游业务的优势,其核心资产南京汤山温泉度假区已逐步剥离。据记者统计,自2014年至今,国旅联合已进行资产出售8次,其中6次涉及原旅游类资产。2017年7月,上市公司将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放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售,转让价近3亿元,这是它最值钱的资产,不过近年来屡屡亏损。

在剥离原有资产之时,王春芳向市场抛出一个又一个重组方案:给厦华电子描绘的是TMT、互联网金融、金控集团的前景;给当代东方定义的是影视传媒;给国旅联合定位的则是游戏、体育电子竞技、网红经济。这些正在进入的产业均属于彼时A股市场热点,也最易吸引投资者关注。

据记者统计,厦华电子于2015年1月至今共进行了3次重大资产重组和1次定增并购。

第一次,发生于2015年,重组火爆云进入TMT行业,在签订框架协议的情况下,又选择放弃,将重组目标转向爱财网络,进行互联网金融,在签订投资合作意向书的情况下宣称估值谈不拢,重组宣告失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相关阅读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债务黑洞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如果说眼下“感情纠葛”将为明星吴秀波带来什么还尚难定论的话,那么,他在“赌场”——资本..[详情]

自如“奔命”

北京市朝阳区链家总部大厦四层,是北京自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部办公地点所在。..[详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