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首页>等深线>正文
“假面金主”李勇鸿:3200万欧元绊倒AC米兰中国大买家
2018-10-09 14:13 作者:黎慧玲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黎慧玲 北京、湖州报道

2018年9月18日,淘宝网法拍频道1.46亿股上市公司珠海中富(000659.SZ)的股票流拍,三天后,其起拍价从4.5亿元降为3.85亿元,再次上线。这些股票原本属于深圳捷安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安德”),现在,这家公司已经进入破产清算。

这似乎是淘宝网法拍频道上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只不过,了解内情的人会知道,在此背后所隐藏和关联的,却是曾经引发整个中国与欧洲关注的“中资收购AC米兰案”,而这其中的主角,便是祖籍广东茂名的商人李勇鸿,通过捷安德,他与珠海中富有着并不易被人察觉的关联。

2014年,李勇鸿飞到了意大利,此时的他已经起意收购欧洲豪门俱乐部AC米兰,但他那次几乎谁也没见着,只在AC米兰的主场圣西罗球场走了一圈。两年后,李勇鸿第二次飞到意大利,这一次他带着律师和合同,要成为这家拥有百年历史俱乐部的新主人。

又过了两年,由于无力偿债,中国商人李勇鸿失去了他的红黑军团,名噪一时的AC米兰历史上首个中资时代在2018年7月21日画上了句号。而压倒已耗资近10亿欧元收购AC米兰的李勇鸿的最后一根稻草,居然是区区3200万欧元的到期债务。他的债主,是世界知名的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现在,埃利奥特取代了李勇鸿,成为AC米兰的新老板。

在意大利人眼中,李勇鸿曾经是一个“颇有背景”的中国商人,有着强大的资金运作能力。但败走AC米兰的过程,却将李勇鸿真正的资金实力,逐步披露于世人面前。

如今,不仅他曾入主的AC米兰仍是一支负债累累的球队,他和他的关联公司,在中国和海外,也不断要面临债务到期清偿的问题,这一切,似乎并不会因为AC米兰中资时代的结束而远去,反而却越发迫切。

2018年9月,《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来到中欧体育的注册地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世贸大厦11层,未发现中欧相关公司的办公室。据大厦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中欧体育实际办公地点从11层挪到了15层,但平时几乎没有人在此办公。在世贸大厦11层和6层注册成立的中欧体育系9家公司及合伙企业,其中1家已经注销,4家正在注销。

而在北京成立的米兰中国分公司,也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据《等深线》记者了解,米兰中国公司早在2017年4月便组建团队管理日常事务,同年10月在北京注册成立后,实际没有固定办公场所,长期为俱乐部工作的正式员工仅5名,且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等四个城市。中资退出AC米兰后,该公司的董监高名单目前还未更换,但董事长韩力实际已退出公司管理。

意大利时间2018年9月2日,意甲第三轮AC米兰2∶1客场战胜了罗马,这是AC米兰在新赛季的首胜,似乎象征着经历了李勇鸿之后,这家近年来饱受财务压力、战绩不佳的百年俱乐部正准备重新开始。

那么,李勇鸿呢?

他是谁?

2017年,李勇鸿手捧印有他名字的黑红球衣,在镜头前微笑,这是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买下AC米兰的人的长相,但他们没有想到,中资财团的统治在持续了仅15个月后便草草收场。曾为AC米兰豪掷千金的李勇鸿血本无归、黯然离场——虽然那些钱大部分都不属于他。

这场变动,让为期15个月的AC米兰中资时代画上了句号,很多人都难以置信,曾经花费7.2亿欧元收下这家豪门俱乐部的李勇鸿,到最后居然连3200万欧元也拿不出来。

李勇鸿第一次为了AC米兰飞往意大利,是在2014年。那一年,中国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这份被称为“46号文”的文件,让敏锐的资本迅速涌向体育领域,一时间,去海外买球队成为最流行的生意。同样是在那一年,中国股市行情高亢,资本收益颇丰。

几乎与李勇鸿携中国资本收购AC米兰的同期,万达集团以4500万欧元入股西班牙传统豪门马德里竞技;而另一位中国富豪张近东的苏宁集团,以2.7亿欧元购入国际米兰70%的股权以及经营权;华人文化和中信资本则入股英超新贵曼城俱乐部母公司股权,郭广昌和旗下公司则入主了英冠联赛的狼队。

相比于这些“中国金主”,李勇鸿几乎没有任何声望,甚至与他同时有意收购并已展开攻势的泰国商人MR.BEE相比,李勇鸿也“不是一个足够知名的商人”。他的交易对手,是意大利政客、商人——贝卢斯科尼。

耄耋之年的贝卢斯科尼自然也未曾听说过李勇鸿,他远不及其他竞争对手地位显赫。但经人介绍两人相识后,这位意大利前副总统、见多识广的著名富豪,却力主李勇鸿来接手他经营了30年的俱乐部。

在当时的意大利,李勇鸿被描述为一个拥有各种背景的中国富豪。在收购AC米兰俱乐部的过程中,泰国商人MR.BEE曾打断了中国财团的谈判,并提出了比李勇鸿团队高几倍的估值,但历经半年谈判后不了了之。李勇鸿仍然胜出。

在李勇鸿与贝卢斯科尼签约成功收购AC米兰之时,AC米兰母公司将“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列为直接投资人之一,而其所指向的中国资本主要成员——海峡基金——正确身份却只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下属的基金管理公司”,后来意大利方面公开解释称这是“翻译错误”。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是1995年成立的央企。这样的乌龙让人想起米兰的副主席、贝卢斯科尼的弟弟保罗·贝卢斯科尼曾向媒体公开表示,收购米兰的财团是个有中国政府背景的组织。

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凭借后来被证明完全不存在的背景和资金实力,李勇鸿就这样从贝卢斯科尼手中获得了资本升值的“船票”。

“高超”的手段

李勇鸿最终得以成功收购AC米兰,其过程也远比外界所知的更戏剧化。

《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中国资本从2014年开始,便与贝卢斯科尼方面接触,商洽收购AC米兰的有关事宜,此时李勇鸿确实参与其中,但身份却是LP。LP是基金中的有限合伙人,相比于要承担无限法律责任的一般合伙人(GP),有限合伙人只须承担与自己投资份额相对等的责任,其角色的重要性远远低于GP。

记者了解到,李勇鸿作为LP参与的收购基金由国内一家知名基金(以下简称“A基金”)担任GP,而由他实际控制的深圳捷安德公司则担任LP,纽约一家为体育产业提供咨询和金融服务的公司GSP(Galatioto Sports Partners)也参与其中。

到2015年,捷安德公司与AC米兰母公司Finivest就已签下排他性独家协议,而李勇鸿也开始着手设计交易架构。

那时的AC米兰负债累累,球队成绩持续下滑,球迷们甚至跑到贝卢斯科尼家门口进行示威,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急需在8月底球员转会季结束前为俱乐部找到新的金主。

A基金、GSP与李勇鸿团队按原计划推进收购,如无意外,他们极有可能控股AC米兰。据《等深线》记者了解,此后他们将品牌开发和俱乐部运营分开,找市场上最懂IP运营的专业团队,还将开发一款跟足球相结合的品牌运动饮料,这些都将装入A基金的上市公司资源中。

从资产层面来看,这是一家连年亏损、近年战绩和影响力双双下滑的俱乐部。但AC米兰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在中国的名气太大了,18次意甲冠军、7次欧冠冠军,辉煌的战绩和耀眼的球星让AC米兰在中国拥有超过千万拥趸,手握这样一个超级IP,国内赞助商很难不买账。

而经过IP运营和资产注入,结合市值管理,在当时5万亿元体育产业规模的市场预期下,这笔投资的回报空间同样可期。

然而,事情正在起变化。2016年5月,一家名为“中欧体育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中欧体育”)的公司在浙江湖州悄然成立,唯一股东为自然人陈华山。不过,三个月后,与AC米兰母公司Finivest达成并购协议的,却并非捷安德充任LP、A基金出任GP的那只基金,而是中欧体育。收购成功后,李勇鸿便以AC米兰的新主身份“示人”。

值得注意的是,中欧体育的股权架构中没有李勇鸿的踪迹,似乎并未对此产生任何影响,也就是说,李勇鸿是中欧体育的实际控制人。

收购主体的变更,实际上意味着A基金和GSP从AC米兰的并购案中出局。知情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2016年7月,在李勇鸿支付第一笔定金时,希望能够延长交割日期,延期付款,在当时并购基金中出任GP、却不知“中欧体育”存在的A基金还出面向Finivest发函承诺,最终贝卢斯科尼得以同意将交割日期延长一个月。

《等深线》记者还了解到,此间李勇鸿以500万欧元新聘请了罗斯柴尔德担任顾问,还雇了一家欧洲危机公关公司。

“对接AC米兰方面的一直是李勇鸿,所以他中途换了一家公司主体,对方并没有觉得不妥,最紧要的是将AC米兰卖出去,李勇鸿的出价让Finivest无法抗拒。”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GSP一度打算在纽约起诉李勇鸿所代表的捷安德,但李勇鸿没有在捷安德的股权结构里留下任何与他有关的痕迹。

到2017年4月13日,股权交割协议正式签署,李勇鸿以7.4亿欧元(5.2亿欧元作价外加承担2.2亿欧元的债务)完成了对AC米兰俱乐部99.93%股权的收购,自此开启了AC米兰的中资时代。牵头出资人为海峡基金和中欧体育投资管理公司。

自从李勇鸿成功入主AC米兰以来,外界便对其资金实力颇有质疑。但这并不影响围绕AC米兰并购的融资工作的进行。2016年8月,永大集团(现更名为融钰集团,002622.SZ)发布公告称参与投资总规模不超过45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子公司永大创新拟为中欧体育提供3亿元的劣后资金。

为了向贝卢斯科尼方面继续证明自身的资金实力,李勇鸿方面还向其出示了江苏银行的存款单、东莞银行承诺为其提供融资支持的证明。

《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有关情况表明,李勇鸿团队在时间相隔几个月对同一个账户开具的两张江苏银行资金证明,小数点后的数额、公章盖的位置和清晰度都一模一样。不过,两家银行相继否认向李勇鸿方面的公司出具了这样的单据和证明。

而此时,国内对中资海外投资并购的金融管控政策史无前例地收紧,收购足球俱乐部的资金出境通道几乎被掐断,大手笔收购AC米兰的主体被中国监管部门点名,要求各家银行对其排查授信及风险分析。

《等深线》记者了解到,如此的监管态度让拥有国资背景的牵头出资人海峡基金也退出了这场交易。李勇鸿不得不将融资方向转向海外。

作为海外融资的实体,2016年底,李勇鸿在卢森堡成立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成为AC米兰新的收购主体。严峻的形势下,他加紧筹集资金。一名投资圈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李勇鸿曾与包括香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多个渠道谈融资贷款,但未有结果。

根据李勇鸿方面与AC米兰达成收购协议的合同规定,李勇鸿方面承诺在7.4亿欧元交易对价外,还将在三年内向AC米兰投资3.5亿欧元。这显然需要更多的钱。

就在股权交割协议正式签署的2天前,李勇鸿还通过捷安德从新余优奈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借款1亿元,他在一张日期为2017年4月11日的收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样的找钱故事,很难想象出自一个“有背景”的财团。

败走米兰城

根据意大利媒体的报道,入主AC米兰的第一个夏季转会窗口,李勇鸿花费约2.74亿美元签下11名球员,是全欧洲在转会窗口出手最阔绰的俱乐部之一。

他还在中国成立分公司专门负责为AC米兰开拓中国市场,预期5年后中国市场能为俱乐部带来2.25亿欧元收入,这个数据相当于2017年俱乐部在全球收入的83%。这家中国分公司主要由团队的核心成员韩力负责,为AC米兰中国签下了两家赞助商。

一份在市场上流传的《AC米兰俱乐部特色小镇实体落户规划方案》表明,李勇鸿还想利用对AC米兰这个超级IP在国内建特色小镇和体育产业园。若通过相关政策向政府拿体育概念的土地,将土地质押或建设商业地产项目,能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之渴。

但资金压力的阴影从未散去,豪掷千金买球员仅仅过了几个月,他就因为没有按规定存入足够的银行债券,而不得不延迟两名球员的转会。同时,因财务收支失衡,AC米兰违反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被处以最高等级处罚——欧战禁赛两年,AC米兰失去了未来两个赛季的欧冠资格。

事实上,从收购达成的那天起,李勇鸿的资金饥渴就一直没有结束。而最终未能偿还给埃利奥特的那笔3200万欧元的贷款,暴露了李勇鸿长久以来的资金状况。

早在收购之初,尽管青睐于李勇鸿所描述的“神秘背景”,但精明的贝卢斯科尼显然留有“后手”。《等深线》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根据协议,李勇鸿方面的收购资金以分批支付定金的方式进行,这意味着一旦李勇鸿无法付上某一笔资金,此前支付的定金将全数打水漂。

双方约定2016年7月15日付第一笔款项时,李勇鸿就无法如约拿出足数的钱,付款时间推迟了一个月。2016年9月、2017年1月、2017年3月,李勇鸿应先后三次向AC米兰背后的菲宁维斯特公司支付总计3亿欧元的定金。

不过,第一笔1亿欧元正常支付,第二笔和第三笔不出意外没有按时到账,收购时间也一再往后延。

临近收购期限,李勇鸿还差3亿欧元。他继续在海外筹措资金,直到从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手中获得3亿欧元贷款,2017年4月13日,李勇鸿正式成为AC米兰的新老板,风光一时。而中国财团买下AC米兰,一大资金却来自美国对冲基金。

当然,接受驰援意味着接受严苛的条件,这笔借款仅利息就高达5500万欧元,18个月内若无法偿清这笔贷款,埃利奥特将收走抵押物:俱乐部股权。

剧情的发展令李勇鸿始料未及,因未能如期向埃利奥特偿还一笔3200万欧元的贷款,2018年7月21日,李勇鸿正式失去了俱乐部控股权,埃利奥特成为了AC米兰新主人。

据公开报道,李勇鸿为了偿清这笔债务保住俱乐部资产,曾和多家潜在买家接触,一直到期限最后时刻,但努力都宣告失败。

李勇鸿为这次豪赌付出了巨大的金钱代价。在一份公开信中,李勇鸿声称:“至2018年6月30日,我一共为AC米兰俱乐部支付了8.8亿欧元,其中只有2.8亿欧元来自埃利奥特公司,剩下的部分由我个人支付。”

李勇鸿最终没能填上这笔缺口,他也就此与这家百年俱乐部失之交臂。

败走米兰后,他公开谴责埃利奥特是“秃鹫行为”。 埃利奥特的创始人保罗·辛格尔被认为是华尔街最精明且最强硬的对冲基金经理,埃利奥特的风格被公认为凶残的“秃鹫”。这对于深谙资本运作的李勇鸿来说,在接受驰援的时候不会没有预感到风险。

手握捷安德债务的新余优奈特,现在则讨债艰辛。

李勇鸿其人

“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足球皇帝贝肯鲍尔的这句话足以概括资本玩家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理由。

李勇鸿祖籍广东茂名,出生于1969年,今年49岁。47岁之前,他是一名神秘的资本玩家,从上世纪90年代震惊全国的“化州非法集资大案”,到控股上市公司多伦股份转手,他的名字出现在国内多起金融事件中,但几乎不曾公开露面。

一位与李勇鸿合作过的投资人对《等深线》记者说,连合作期内,他也经常找不到李勇鸿,李勇鸿的电话号码也不断地变换。

在48岁那年,李勇鸿买下了豪门俱乐部AC米兰,开始频繁亮相,人们才通过网络照片一睹他真容。

从收购到统治,李勇鸿从未接受过媒体的公开采访,也不出席发布会,甚至与Finivest股权交割当天也没去现场,负责签约的是他团队成员韩力。

在国内外媒体的报道中,这位韩力与李勇鸿同样神秘。参与过该交易的人士说,韩力的身份是李勇鸿团队一名较为年轻的律师,也是团队里唯一会流利说英语的人。语言优势让韩力在这起收购的进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追寻李勇鸿的发家轨迹,更能理解他的这场豪赌。

上世纪90年代,李乃志(李勇鸿父亲)的家族企业通过庄园招商,从5000多名投资者手里吸纳了4.5亿元,成了当时震惊全国的非法集资大案。1998年,已经上市7年的万科当年的利润也只有2亿元。李勇鸿因此上了通缉名单,但案发后他就此消失了。

这个李勇鸿销声匿迹,另一个李勇鸿却在资本市场活跃。2011年,李勇鸿以3.6亿元从福建地产大佬陈隆基手上收购多伦股份,成为控股股东。不到半年,这些股份就违规悄悄转让给了另一个资本玩家鲜言。随后多伦股份化身A股第一妖股,它有了一个相当符合那段时期创业和商业潮流的新名字“匹凸匹”。当时多伦股份与上交所均无法与李勇鸿取得联系,他再次失踪。

除了多伦股份外,李勇鸿还控制着上市公司珠海中富,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即深圳捷安德实业,是李勇鸿最早接触贝卢斯科尼的收购基金的LP。

与李勇鸿收购AC米兰关系密切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永大集团,曾称将为中欧体育提供3亿元的劣后资金,是李勇鸿原本设定的退出通道。据了解,在投资中欧体育之前,永大集团的大股东已高价套现,而后广州汇垠系入主永大集团,高管全面更换。

他所牵连的公司和交易不只如此,但他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工商资料和股东名单里,那些担任董监高的人都声称不认识李勇鸿,在官方回复中,这些事情全都是“直到调查才知道情况”。连终于高调一回的AC米兰收购,为其成立的“中欧系”多家公司,也没有留下与他任何有关的可查工商关系。

2018年夏天,李勇鸿带着未竟的投资之志离开了米兰。李勇鸿和他那经不起推敲的收购在今天看来仿佛一场笑谈,而在如今李勇鸿已彻底告别AC米兰的时点,这场创造了历史的收购,极大可能就是一个资本掮客左右逢源、拆东墙补西墙的故事。

在中国古代哲学里有“五十知天命”,明年是李勇鸿的知命之年。这位在A股市场出入多年,却在AC米兰投资里血本无归的资本玩家,下一站将是哪儿?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相关阅读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吴秀波被困当代东方 王春芳陷债务黑洞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如果说眼下“感情纠葛”将为明星吴秀波带来什么还尚难定论的话,那么,他在“赌场”——资本..[详情]

自如“奔命”

北京市朝阳区链家总部大厦四层,是北京自如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部办公地点所在。..[详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