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北京金汇恒原股东与西藏发展前员工“同名” 还牵出公司原实控人王坚?
2018-09-07 10:43 作者:孙嘉夏 陈星 李少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西藏发展(000752,SZ)爆发“担保门”之后,间接股东中合联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中合联投资)拟进行股权转让,接盘方为北京金汇恒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北京金汇恒),成功后北京金汇恒间将接持有西藏发展10.65%股份。

对于接盘方北京金汇恒来说,愿意当此西藏发展正值多事之际,介入上市公司,无论是其动机、行为逻辑或身后股东的身份和资金来源,都值得关注。

披露于8月8日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称,北京金汇恒的股东为田海强和方德华。但在8月10日发生的工商登记变更之后,北京金汇恒的股东才由田海强、王纯变更为田海强、方德华。北京金汇恒股东变更的完成日期,难道还晚于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日?如果是这样,王纯的退出是否有点“匆忙”?这种做法,反而引起外界更多的兴趣。

沿着这个名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路追寻,发现在北京金汇恒的这些股东背后,隐现西藏发展原实控人王健身影。

关键时刻收购方股东发生变更

8月5日,西藏发展披露,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易隆兴的间接股东中合联投资与北京金汇恒签订了《承债式股权收购协议》,中合联投资将其持有的北京中合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合联资产)40%股份转让给北京金汇恒。

股权转让完成后,北京金汇恒间将接持有西藏发展10.65%股份。

公告介绍,此次股权收购为承债式收购,收购方在向转让方支付1780万元的同时,还承诺将予以一切必要的协助与配合并督促中合联资产控股的天易隆兴在12个月内偿还当前所负担的7亿元债务本金及相应利息。

西藏证监局试图叫停这笔交易。监管部门表示,在天易隆兴实际控制西藏发展期间,西藏发展涉嫌违规担保(涉及金额10.2亿元),导致西藏发展持有的部分企业股权被冻结,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的利益。而中合联投资在该涉嫌违规担保事项尚未得到澄清或者查实前,便将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给第三方,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因此西藏证监局要求中合联投资停止股权转让行为。

而中合联投资并不认为自身做法违规。

8月15日,西藏发展发布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其中,中合联投资称转让股权并未侵害西藏发展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且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西藏发展属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不适用《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七条的规定。

8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工商信息发现,北京金汇恒入股中合联资产的工商信息变更登记已完成。

作为收购方,北京金汇恒称收购中合联资产40%股权系“基于对西藏发展未来发展前景良好的预期”。但面对西藏发展可能承担的巨额债务,以及可能将承担责任的一系列诉讼,北京金汇恒依然愿意选择在此时进入上市公司,其资金来源、股东背景都值得关注。

在8月8日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北京金汇恒介绍公司股东为田海强和方德华,两人各持股50%,其中田海强任公司执行董事,方德华为监事。

但今年6月工商资料中公示的北京金汇恒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股东还是田海强和王纯。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金汇恒工商资料最近一次的“核准日期”为2018年8月10日。根据天眼查信息,也就是在这一天,北京金汇恒股东发生变更,由田海强、王纯变更为田海强、方德华。

那在8月8日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之时,北京金汇恒的股东仍应为田海强与王纯,而不是田海强和方德华?是否因工商登记未及时变更的缘故?

另一方面,以200万元的注册资本,北京金汇恒将如何以“承债式收购”的方式解决天易隆兴的7亿元债务问题?原股东王纯(请记住这个名字,非常重要)又为何在今年离开?

近期,针对上述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数次拨打北京金汇恒于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披露的联系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退出”的王纯与上市公司前办事处负责人同名

关键时刻离开北京金汇恒、未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披露姓名的王纯,究竟是谁?

2012年4月10日,西藏发展公告称,上市公司及子公司与北京汇智骏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智骏发)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