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这家修手机的公司估值达10亿,每天能接5000单,日营收超200万
2018-11-03 10:23 作者:屈丽丽 来源:中国经营报

手机维修有可能是“过渡市场”

“所有的创新尝试背后都隐藏着无数个陷阱”,这句话对闪修侠来说同样适用。

对于手机上门维修服务业务来说,虽然创业者看到了刚需,也让用户体验到了便捷的服务,但能否建立真正的商业壁垒,还是仅仅为市场变化中的一个过渡形态,仍然是闪修侠这样的创业型公司需要谨慎思考的问题。

事实上,在2015~2016年期间,手机上门维修服务领域曾有大量的进入者,后来都一一退场。

第一波是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人,他们对市场有非常好的嗅觉和敏感度。2015年前后,BAT看到了机会,百度有搜索流量,腾讯有应用市场,但当他们用互联网思维来做上门服务的时候,这些大公司基本上都死在了供应链和服务上。

对于大公司来说,流量提升不难,难的是流量进来之后,服务如何解决。如果服务解决不好,就会变成一个恶性循环,只能制造一个看似亮丽的伪市场。

2016年,第二波传统公司开始进入市场,他们认为自己供应链好、服务好、线下扎实,所以出现了联想、天音、TCL等。

“虽然这类公司武器先进、设备牛,但是他们的思维太死板,在一个行业待了20年之后,他们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可能让你回到传统路线上去,依然以自我为中心。在互联网时代,行业更需要的是变化、创新。”互联网观察者司新颖告诉记者。“此外,大公司病也是导致这类公司折戟而返的重要原因。”

在司新颖看来,好的服务的核心并不是“重的装备”,而是要轻装上阵,让用户感觉干净、整洁、规范,“太传统或太互联网的思维都很难成。”

在大公司夹缝中,闪修侠以其“标准化服务”获得了喘息的机会。2017年,闪修侠占到40%的市场份额,到2018年初,已经占了60%的市场份额。但面对未来的市场竞争与市场更迭,其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手机业界的资深从业者李冰(化名)就告诉记者,“随着技术进步,未来手机会把大量的应用和信息放在云上,硬件载体会变得越来越便宜且易于更换,这就类似于照相机从胶片到数字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会极大地影响手机维修的价值。所以从更理性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一个过渡市场。”

不仅如此,上门维修服务的区域化竞争也挑战着闪修侠的生意逻辑。由于与维修工程师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所以工程师很容易被挖墙脚,同时带走的可能还包括公司的很多运营方式、服务文件及其标准。而后者,正是被闪修侠认为是自己正在打造的“护城河”的一部分。

“这个行业的模式,抄袭得很快。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要不断地变化、创新。”王源告诉记者。

或者,正是看到了这样的危机,闪修侠正在进行上门维修服务品类的拓展,从手机到3C到智能硬件。目前,其维修品类包括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脑、无人机、跑步机、机器人、各种智能硬件等业务。

据了解,目前闪修侠日均接单量为5000单,平均单价为400元,每一单在扣除营运、材料、推广、人工费以后能保证有一定的毛利属于平台。按照这个逻辑,只要接单量足够大、足够多,其收入和利润规模就会越来越大。

而在规模扩张和品类扩张的背后,闪修侠更大的野心则是在织一张有技术的服务网络。但这对企业的管理能力将提出巨大的挑战,尤其对创业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如何在细节上下功夫,如何面对来自不同维度的竞争对手,仍然考验着团队的学习能力和应变能力。

闪修侠已经与一些手机品牌厂商进行合作,负责他们的售后维修服务,比如华为、小米、魅族等。对于这些手机品牌的用户来说,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厂商维修中心或闪修侠提供保修期内的服务。但这一定程度上也极易引发与厂商维修中心的竞争关系。

更重要的是,对于各大手机品牌来说,手机的返修率是一个致命而关键的指标,伴随闪修侠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掌握各家指标的闪修侠如何权衡与各大厂商之间的关系也将变得越来越敏感。

“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这条路能否真正走下去,如何走下去,仍然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李冰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