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霍尔果斯“转折”
2018-10-20 08:51 作者:郭婧婷 陶书宁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编者按/ 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一个听起来十分陌生的城市,让企业主们趋之若鹜,最近的一个,就是新疆边陲小城霍尔果斯。

因为税收优惠政策,这里被称为中国的开曼。2017年8月,本报刊发了题为《中国开曼霍尔果斯:贾跃亭范冰冰们的第二基地》的报道,率先披露了一众明星前往霍尔果斯注册公司,寻求税收优惠的“走向”。一年之后,一场千里之外的风波,又让这座小城顿感压力。

霍尔果斯的迅速崛起,有赖于特殊的税收优惠制度。而这恰恰是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政策竞争的极致缩影。中国开曼霍尔果斯如今所处的十字路口,恰是镜鉴。

一线调查

霍尔果斯变奏:谁该离开?

凌晨的新疆伊宁机场,出租司机开始抱怨最近的明星风波。

“都是他们闹的”。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座机场走出的来客,大部分的目的地都是霍尔果斯,但今年四月政策变化后,往日的热闹情景渐变。这座在哈萨克语中意为财富积累的地方,因大量影视明星追求税收优惠政策而来声名鹊起,如今,也恰恰因此而强烈感受着千里之外的风波。

如今的霍尔果斯,正处在一场税务大排查中。《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当地主管部门、企业了解到的信息显示,霍尔果斯有关部门要求企业实体落地,有固定面积的办公场所和相应办公人员,并为员工缴纳社保,要求企业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当地投资,缴纳营业额1%作为保证金。

这项工作对注册在这里的空壳企业影响不小。《伊犁日报》是刊登企业注销公告的必要环节,从2018年初至今,已经有300多家在这里刊登了注销公告,而这其中并不仅仅只有明星们的影视公司。

如今,这座在短时间内因税收政策而声名鹊起的小城,正面临着她的十字路口——现行10年税收优惠政策将于2020年到期,在财税代办公司和房产商的口中,这个政策是铁定延续的,而政府方对此并未表态。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目前企业的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方面的税收优惠政策已经取消。

“空壳公司”撤离

霍尔果斯位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与哈萨克斯坦隔河相望,距离中亚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仅有378公里距离。霍尔果斯蒙古语意为“驼队经过的地方”,是我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重要核心节点,2014年6月26日,经国务院批复,设立霍尔果斯市。

凌晨的伊宁机场,出租车司机卖力揽客。“霍尔果斯走不走,包车200。”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总会默认旅客的目的地是霍尔果斯。

“之前还有些代办公司直接开大巴车拉走的,跟装羊一样。”出租车司机于师傅略带不满地说道:“谁来消费撒,都注销掉了”。在于师傅的看来,新的政策正驱赶着他的生意。

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公司注销的规模并不大。由于优惠政策依然存在,许多公司选择了实体落地,包括影视公司在内。

对于企业注册的要求,相比此前也有所收紧,“空壳公司”的生存空间受到压缩,来霍尔果斯新注册的企业数量已经减少。与公司注册密不可分的代办公司也遭冷,转而兼带从事房产中介。

自今年明星涉税事件曝光后,全国税务稽查趋严,霍尔果斯站在了风口浪尖。部分具有影视明星背景的企业,诸如徐静蕾任监事的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有限公司和冯小刚持股的霍尔果斯美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相继申请注销公告。

人们相信,霍尔果斯似乎正上演着公司大撤退的影戏。而据《伊犁日报》的实际统计,今年年初至今,在《伊犁日报》上刊登注销公告的公司约为300余家。“影视公司挺多,但规模不像新闻中说的那么夸张,大概100家左右。”一名《伊犁日报》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程序,注销公司都需要在这张报纸上登报公告。

据启信宝的统计,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包含已注销的影视类企业数目为3141家,而已注销的影视类企业为154家。

《伊犁日报》广告部的海拉提见证了这场“注销潮”,每个刊登注销公告的公司都会经他登记。“7、8、9月份来刊登注销公告的公司比较集中,有时候有十几家,有时候就三四家”。

“其实,很多影视公司选择了留下,”一名霍尔果斯的政府人士说道。“悦凯娱乐、坏猴子、春秋影视等都已经实体落地,影视园区一期已经入驻完成。”

记者从前述政府人士处得知,7月份,霍尔果斯市为注册的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本地注册且享受优惠政策的非实业企业,需缴纳保证金,年初缴纳年底返还,以及需在当地投资。

存续成本上升的压力之下,去或留,成为在霍尔果斯注册的企业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选择题。一部分企业选择了“撤退”。

“存续成本的上升可能是他们选择离开的原因,但具体还要看他们企业自身。”上述政府人士说。

“对于像我们这种已经在实际经营的企业,交保证金和投资当地对企业资金的流动性造成了一定压力,投资项目的回报时间也不明朗。”但最终,曹立荣和他的企业选择了留下,“税收优惠还在”。

记者从前述政府人士处了解到,保证金的缴纳金额为年营业额或预计年营业额的1%,缴纳额度最低为10万元,最高为100万元;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企业,投资额度为减免税额的20%。对于企业的投资对象,要求为在霍尔果斯注册的企业,具体不做限制。对自身企业的投资亦被允许,例如影视公司可搭建摄影棚等。

“注销的公司大多数是那种没有资金和流水的注册型企业。”上述政府人士如是说,而据财税管理公司方面的反馈,一些企业试图注销,在办理手续过程中就放弃了念头。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影视企业、从业人员年底之前对2016年以来对申报纳税情况自查自纠,补缴税款。

财税代办公司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目前霍尔果斯处于税务大排查阶段,享受企业所得税免税的企业(开过税票),即使补缴保证金和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投资额,税务这边暂时不予开具清税证明,进而无法完成企业注销。

“受明星涉税事件影响,自5月起,在霍尔果斯没有实际业务的注册型公司的税票开具业务暂停,直至9月份,投资和保证金政策施行后才恢复。”上述代办公司向记者透露。针对这一说法,当地税务局回复记者称,企业注销流程一切正常,但后台审核清税材料需要时间,不存在不给开具清税证明的情况。

今年4月1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局下发了《关于暂停执行“一址多照”政策的通知》,要求在霍尔果斯注册的企业需实体落地。

“总之,钱在霍尔果斯就行了。”曹立荣说。在哈萨克语中,霍尔果斯意为“财富积累的地方”。这似乎是预言,而且或正在成真。

注册生意

“2016年下半年爆发,一大批财税代办公司出现,卖地址的,卖房子的突然钻出来了。”霍尔果斯当地居民告诉记者。

资本对政策的嗅觉是灵敏的。霍尔果斯的“五免五减”政策出台后,闻讯赶来的便是财务代办公司和影视文化公司。这座6万人口的小城市,三年内诞生了500家财税代理公司,注册3万多家企业。

今年1月份,中国证监会又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签署协议,对达到条件的新疆企业上市实行“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开辟绿色通道。

随着年初政策变动,财务代理公司生意变得难做了一些。在当地人看来,是财务公司“搞臭了口岸”,意图套钱的人害了做实业的人。在这场注册戏码中,一部分代办公司选择转型至房产中介,一部分被市场消化。据了解,财务代办公司数量由年初的500家降至50家。

“公司好几个月没接到注册代办的业务。”前段时间,刘祖刚所在的代办公司倒闭了,他也跟着失业了。

一位顺丰快递员亲历了前后的变化,“这附近顺丰就我们这一家,以前忙得累死累活,现在也跟着闲了”。

2016年,来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雨后春笋般涌现。据霍尔果斯人民政府网公布的数据,2016年和2017年霍尔果斯新增市场主体的数量分别为3277家和14472家。“那段时间,是我们生意最好的时候。”黄德兴说。

2016年初,黄德兴在霍尔果斯开了家代办注册的公司。“我这里跑腿费是2000元,一年的财税管理费用是24000元左右,工本费用要注册公司的人自己掏。”两年的时间里,仅凭着代办公司注册,轻松赚得一千多万元。

刘祖刚失业没多久,便找到了新的工作,给客户介绍办公地址,黄德兴是他的老板。几个月前,黄德兴将公司的业务重点转到了写字楼的出租上。

记者在李光军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办公室,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多个保险箱。保险箱中寄存着客户公司的财务报表和税票等资料。“两把钥匙,客户一把,我一把。放在这里,代为报税的时候方便。”李光军说。

在另一间办公室里,六七个会计正忙活着。“在霍尔果斯,想找独立的会计的话,不太容易,大多数会计都身兼数职。”而据记者的了解,一名会计身兼数职,在霍尔果斯已是常态。

租地址生意

“今年年初,霍尔果斯着手清理‘一址多照’和‘空壳企业’扎堆儿的现象。”一位霍尔果斯的政府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黄德兴是最早得知清理“一址多照”这一消息的人之一,随即,黄德兴卖掉名下所有公司,买了一幢宾馆,将宾馆装修成写字楼,同时租了一幢写字楼,彼时每平方米年租金价格为200元,直至涨到1300元。之后,多家代办公司效仿,纷纷收纳空置的商用房源。

位于兰新路上的龙泰商务广场,原计划建设项目类型为酒店,据工作人员介绍,年初更改了项目性质,预计明年5月AB两座写字楼建设完成。明天同期建成的项目包括中亚之星、润州国际,天盛国际等。

“如果政策不延续,那些在建的写字楼将成为烂尾工程,霍尔果斯发展会受影响的。”多位房产中介人士分析。

此前,霍尔果斯“允许将同一地址作为多家市场主体的住所”。在霍尔果斯,同一个民宅注册地址,数十家乃至上千家企业“扎堆儿”已为常态。

记者此前通过启信宝,输入“卡拉苏河欧陆经典小区1号楼1-110”进行检索,共计有1185家企业出现在该地址上,其中影视公司超过了600家。

财务代办公司告诉记者,上半年,政府清理“一址多照”,不允许民宅注册公司。记者向霍尔果斯招商局求证,对方表示,民宅获得所在社区开具的相关证明便可注册企业。“前提是这个证明能开得出来。”上述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搜索霍尔果斯影视文化公司,发现大部分公司在5至7月多次变更注册地址,变更的趋势从民宅转到商铺或写字楼。

以霍尔果斯喜天文化传媒公司和霍尔果斯喜天影业公司为例。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这两家公司在7、8月份分别进行了地址变更,迁至唐宫大酒店8层,占据801至810共计10间房,每间面积大约40多平方米。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每间办公室部分摆放两个桌子,共计10多名工作人员在办公。

“有些公司业务不在这里,公司里的人只是应付检查,检查的时候能把公司的情况说清楚就行,人都是我们给招的。”财税管理公司介绍说,“在霍尔果斯这是常态。”

代办公司向记者提供的一份税务核查标准显示:月开票量在300万元的公司,需要满足实际场地在30平方米以上,实际办公人员两人,社保缴纳人员5人。月开票量在300万至3000万元以内,需具备100平方米以上,实际办公人员3人,社保缴纳6人;3000万至1亿的月开票量需要200平方米,实际办公人员10人,社保缴纳20人。而1亿元左右的月开票量的公司具备3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实际办公人员20人,社保缴纳30人。同时,财务人员要有独立的办公室、带独立防盗门。

据了解,企业自行发布招聘启事或通过代办公司招聘员工,人员构成为“会计、出纳、跑腿”,“跑腿”平均工资在四千至五千元,同时缴纳社保,工作任务是每天坐满8个小时。

这份标准的施行使这座人口只有6万的小城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快速上升,出现了“会计荒”的现象。“去年到现在,我门一个员工都没招上。”一家二手房中介老板向记者抱怨。

尽管霍尔果斯到处都在兴建办写字楼,但现成的办公楼,仍难以满足数万家企业的集中需求。那些无法为客户提供房源的代办公司,往往很快走到终点。

李慧是这场供需矛盾转变的见证者,“以前没人租,现在租不到”。而今,她也只能建议顾客去找代办公司。“房源已经被他们垄断了。”

除了在房产领域拓展业务,李光军的代办公司也在朝着为客户提供全面服务的方向发展。“办公的房子我们来找,人我们来招,财务和报税我们都一并做了,一站式服务。客户只要给我们提供相关资料就行,或者在必须到场的情况下来一下。”李光军介绍说。

“去年,琪瑞大厦一间40多平方米的写字楼10万元没人买,‘一址一照’政策出来后,年租金最高涨到10万元。房价和一年的租金价格持平,点燃了投机客热情。”一房产中介人士告诉记者,“人家现在只租不卖了。”上述人士透露,琪瑞大厦里面包含一个酒店,是40+70产权,为满足“地址要求”申请改变房屋性质。

记者了解到,接着清理“一址多照”,有外地人看到商机,到了霍尔果斯直接包下两层,然后再转包出去,赚差价。剩下一些大的注册公司直接把房屋包下来,租给自己的客户。

变化也发生在商铺中介身上,在规定民宅不可以注册公司后,开春后将门面价格炒得比较高,为了追求暴利,门面都不租给餐饮等其他行业,全部租给影视公司,租金水涨船高,甚至有公司老板派手下人来到霍尔果斯打探租房市场,他们不相信在边陲小城租金涨至如此。

记者了解到,亚欧路上某90平商铺租金一年5万元,“7月30日之前,同样面积我们至少出租13万元,之后政府规定所有临街商铺不得注册影视文化公司及财务公司。”“商铺经营是自由化的,只要是合法经营,都应该是被允许的。”多位商铺租赁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据记者走访了解,目前永和、 苏新、 开建大厦、 东方劲绣 、祺瑞大厦 、唐宫酒店、影视园区等可作为“非实体”公司注册地址,而这其中几处办公地址在产权上并不符合“写字楼”要求,作为影视公司过渡地址,待2019年多个写字楼落成后进行迁移变更。

当地招商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政府为稳定房价,临时腾挪建立影视园区,由京疆公司代为管理,目前一期已经入驻完毕。据记者了解,上述人士所提及的影视小镇共两层,容纳企业容量有限。

六年前,黄德兴来到霍尔果斯。“那时候基本都是平房,最高的建筑还是地标霍尔果斯口岸,也不过三四层楼高。”黄德兴说。

税收政策“保质期”或将延长

2011年,《国务院关于支持喀什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建设的若干意见》(国发[2011]33号)等文件落地,霍尔果斯正式确立了“五免五减”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企业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返还的政策。之后,霍尔果斯进入了飞速的发展阶段。“一年一个样儿。”黄德兴说。

对于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在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内新办的,属于《新疆困难地区重点鼓励发展产业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范围内的企业,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企业所得税五年免征;五年免征期满后,再免征企业五年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

据了解,现行的中央与地方所得税收入分享比例为,中央分享60%,地方分享40%。

以一符合优惠政策条件,年均盈利为1000万元的企业为例,按普通企业所得税率为25%计算,注册在外地的企业10年要缴纳企业所得税2500万元,倘其注册在霍尔果斯,其需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为750万元。

此外,企业的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等符合一定条件后可获得相应的奖励。排队上市能走快速通道,成功上市的企业,还将获得最高200万元的奖励。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目前企业的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方面的税收优惠政策已经取消。今年年初,霍尔果斯开始调整税收优惠政策。当地相关部门提出企业必须实体落地,有固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相应的办公人员,除为员工缴纳社保外,员工个人所得税也应当在霍尔果斯缴纳。

按照现行的政策,2020后在霍尔果斯新办的企业,将不再享受税收优惠政策。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霍尔果斯一权威政府人士处获悉,目前霍尔果斯市政府及自治区政府正努力申请,将可享受优惠政策的企业入驻时间延长至2025年。倘若这一申请通过,则意味着,2010年至2025年间,属目录范围的企业,入驻霍尔果斯将享受“五免五减”的税收优惠政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