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中经50人人文活动
60岁获37亿投资,从煤气工到最年轻教授,他为何成“中国比尔盖茨”?
2018-11-09 13:02 作者:李正豪 来源: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

“投资不过山海关”,但大本营在沈阳的东软,却在2015年拿到了37亿融资。

互联网行业向来“爱幼不尊老”,但当时整60岁的东软创始人刘积仁,在“互联网医疗”这片蓝海前跃跃欲试。

这不是刘积仁第一次向洪流进发。

42年前, 他从煤气工人跃入大学校门,后成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博士;30年前,他从美国归国,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1996年,他缔造的东软成为第一个登陆A股的软件公司。

用3万块钱打造出市值过百亿的“中国微软”,刘积仁也由此入选《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参加11月1日由总书记主持的民营企业座谈会,并作为10位企业家代表之一,率先发言。

2018年7月,骄阳似火的一天,刘积仁在沈阳东软软件园,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溯东软的过去,描绘东软未来,道来40年的时势与英雄。

他讨厌别人叫他“刘总”,但回顾过去30年,刘积仁又庆幸自己投身中国软件产业,因为“中国必须有软件产业。中国不差一个教授,但真差一个软件产业”。

上大学——人生转折

当青春期撞上“文化大革命”,人生只剩下三种选择:当兵,当工人,当农民。

17岁的辽宁丹东小伙儿刘积仁“人缘好”,因为经常帮同学补课,成为班中唯一一个被选去本溪钢铁当工人的学生。“我们那一届大部分同学后来都下乡当农民了。”刘积仁说。

在本钢,刘积仁有了人生第一份工作——煤气救护工,就是前面带着防毒面具、后面背着氧气罐、穿着很厚的工服,检查并修理泄漏的煤气管道。

这个工作虽然危险,但没有紧急任务不需要出场。于是,刘积仁就在工厂打篮球、练单杠双杠还有木马;练画画、做木刻,描摹毛主席,直到被工会领导发掘,到总部工会搞宣传。

在工会,刘积仁是摄影记者,还兼职工厂电影院的放映员,文艺宣传队的二胡伴奏手,整一个活跃分子,一年还比别人多挣近百元。

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规定,高等学校恢复招收新生,招收初中毕业经过两年以上劳动锻炼的工农兵学员。刘积仁成为本钢决选的两个工农兵学员之一。

1976年,刘积仁在东北大学(前身东北工学院)计算机系入学。“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啥是计算机,还以为是学计算器,也挺好玩的。”刘积仁称。当时他还没意识到,这是他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那时候就一个念头,如果不好好学习,被退回工厂去,那就完了。”刘积仁说,即使到现在,他还经常做被退回煤气救护站的噩梦,“所以上大学的时候我最努力,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宿舍门锁着,就找个窗户跳出去,读书背单词,上完课就去泡图书馆。”

刘积仁回忆道,本科毕业,东北大学自控系约有六七个班,只有两个人考上了硕士,“我是其中之一。”

创业——无心插柳

硕士毕业后,刘积仁当了1年助教,1984年又开始读博,后经恩师李华天推荐到美国国家标准局继续攻读博士,后成为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博士。

完成博士学位后,刘积仁在李华天的激励下回东北大学任教。1988年,他33岁时被破格提拔为教授,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之后,东北大学提出“产学研一体化”,刘积仁由此成立实验室。但这个实验室起点很低——一间半教室里,只有3个人、3台电脑、3万元经费。

直至日本汽车软件系统公司——阿尔派株式会社创始人沓泽虔太郎一行希望与东北大学推进产学研合作。刘积仁向日方介绍了在美国留学时博士论文的方法论。日方很感兴趣,便邀请他前往日本。

当时,刘积仁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阿尔派方面承担了往返机票,安排了住宿。在日本,刘积仁也得到了很好的反馈。沓泽先生把他叫到办公室,问要多少钱才能合作。

刘积仁按30年计算,开口要了30万美元。“结果老先生眼都没眨,说就这么定了。”

这笔钱没有用30年。回国后,刘积仁跑到北京预订了一批先进的设备,拥有了当时在中国一流的实验室。

日本人再次来到东北大学时,看到计算机网络与工程研究室惊人的发展速度,非常吃惊,提出要成立合资公司。

刘积仁指着实验室说:“我以实验室的全部资产,占51%股份,剩下资本全部由你们出。” 就这样,东大阿尔派成立了。合资公司成立后,双方又成立东大开发软件系统股份公司。

这两家合资公司共同构成东软的前身,其中在东大软件,员工一开始就持有25%的股份,这在当时并不多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