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游繁花似锦背后的经济真相
2018-10-10 17:14 作者:黄志龙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2012年9月日本钓鱼岛“国有化”使得中日外交关系急剧恶化,导致2012年和2013年中国赴日游客锐减。

2016年英国脱欧,2017年法国德国接连爆发恐怖袭击,加上日趋严峻的难民潮,使得2016年-2017中国赴欧客流大幅下滑。

2017年3月受萨德外交风波和朝鲜半岛局势动荡影响,2017年赴韩客流急剧减少。

3.png

最后是境外旅游目的地对中国游客签证政策日渐宽松。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逐步提升,以及中国消费者境外购买力快速增长。我国与越来越多的国家签订了新的签证政策,各国竞相给予中国游客签证便利条件,这也助推了中国出境游人数的迅速增长。截至2018年初,持普通护照中国公民可以享受入境便利待遇的国家和地区增加到 66个,其中包括 12个可互免普通护照签证国家,15个单方面允许中国公民免签入境,39个单方面允许中国公民办理落地签证(参见下表)。另外,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韩国、日本、以色列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也向中国游客推出1-10年期多次入境签证。

4.png

出境游的繁荣带来两大负面影响

毋庸置疑,境外游的繁荣是中国居民消费升级、国民福利不断提升的重要形式之一,然而国民出境游的蓬勃发展,给我国国际收支平衡和国内消费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旅游贸易逆差成为服务贸易逆差的主体部分。2017年服务贸易中,旅游进口(居民出境游为主体)规模为2548亿美元,旅游出口(外国公民入境游)规模仅为387亿美元,逆差额高达2165亿美元,占当年服务贸易总逆差(2395亿美元)的比重高达90.4%(参见下图),远在金融服务、专利使用、电影进口等服务贸易逆差之上。

5.png

今年1-7月,旅游贸易逆差规模仍高达1413亿美元,占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比重仍在80%以上,不出意外,在国庆长假出境游之后,2018年全年旅游行业占服务逆差比重还可能突破90%。换言之,旅游服务贸易逆差成为2010年以来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主导力量,也消耗了我国大量的外汇储备。

第二,居民购买力向境外转移,是造成国内消费疲软的原因之一。近年来,中产家庭逐渐成为出境游的主力军,而且每个家庭的消费支出与居民收入增长大体相当。由此,这些家庭的出境游消费和境内消费必然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

据联合国国际旅游组织统计,2017年世界旅游总收入为1.34万亿美元,其中中国游客消费规模为2580亿美元,接近全球总收入的五分之一,是美国游客消费总额的近两倍。

又比如,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大约10万名中国游客赴俄旅游、观赛,给俄罗斯带来超过30亿元的收入。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年来国内各种消费数据持续疲软,虽然其主要原因是居民部门杠杆率高企、国内商品和服务的质量和性价比较低,但也与国民出境游、境外购物一片繁荣不无关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