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3期

特朗普真的可以翻建美国繁荣?!

2016年美国大选已经演变为世界上最高超的智力竞赛,特朗普和希拉里博弈的核心是谁更拥有创新美国繁荣的方法论,大选实际上成为如何组织美国未来经济的能力较量,其关键是如何翻建美国的增长能力和经济体系,大选结局表明,特朗普通过修改现有美国的财富架构,制造了美国新财富分配大略,构筑了美国较高增长的主战场。

编辑:孙家佳
制图:孙家佳

通过税费改革推动美国经济增长

特朗普提出调整二次大战以来国际体系规则的创新计划,2016年9月15日特朗普在纽约发表讲话,明确希望通过削减税收和立法、贸易制裁和加速美国能源生产等手段,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率至少达到3.5%,以及在十年内创造2500万个工作岗位。特朗普决心通过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计划更换现有国际体系的美国发动机,同时配以放松金融监管、提高建设能力、重组贸易体系、税制革新等为核心的经济方案实现较高速的发展模式,在这里特朗普鲜明主张美国经济应该实现3.5%以上的增长,根据这个速度20年上下的周期间美国的GDP将达到36万亿美元的规模,多部类的美国商品代替美国军力占领世界主导权。

2016年4月27日特朗普在华盛顿智库国家利益中心发表演讲说:“奥巴马使经济不景气,现在每年我们的生产贸易赤字已经接近约1万亿美元。我们在不断重建其他国家,而自己却在下滑。总统竞争者中,我是唯一知道问题并清楚如何解决的人。”显然特朗普系统总结了奥巴马执政的经济结局和得失要害,他把颠覆这个经济模式的框架转为宏大的治国纲领,设计了重新组装美国经济的发展。

打通美国税制革新与金融体系捆绑改革的通道,减税等于提升美国股市的估值和金融体系的竞争力,美股将会沿着上升路线前行,这相当于开启了美国经济的寻宝模式,把监管变为寻宝可以实现最低成本的社会创造。

2016年8月8日特朗普在底特律大选活动中机智指出,他的经济计划的核心就是税制改革,特朗普把税改作为发动机的行动已经呼之欲出。他计划把税率从7档下调至3档,分别为12%、25%和33%,由此可以提高美国税制效率。而在企业税收方面,特朗普主张把企业所得税从较高的35%税降至15%,取消房地产税等,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在金融市场变现,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特朗普拉开了税改金融化的大门。特朗普的这些作为类似毛泽东主张的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行动,减税、降税已经成为特朗普主义大旗,可以给予自己的支持紧密聚合的关键追求和热烈体系,实现了信念控制。10月10日的大选辩论中特朗普再次特别提到:希拉里会极大的增加你们的税收负担,这对美国来说是灾难,我会降低你们的税收。如果中国增长7%,我们增长1%就等于没增长。此时此刻,税制改革还只是选举工具,但希拉里阵营并没有意识到特朗普税制改革的整体意义,不然这个知识产权希拉里阵营也是可以出其不意使用的,但是,长期的惯性思维和政客化团队不可能接纳此等反败为胜的竞选智慧。

特朗普团队非常清楚,单纯的税制革命没有意义,必须化成金融市场的利益,或者把美国税改金融化,税制和金融体系发展可以成为孪生兄弟,如此之举也就实现了把特朗普当选利多化。这个运行架构的机制就是,可以把美国整个金融体系报表化,如果减低公司税率,就会提高道琼斯指数股、标普500公司、以及美国其他公司的盈利,而能源、医药、公用事业、工业等股有效税率较之一般企业更高,减税可以更好激发美国这类企业的巨大潜力,扩大企业雇员规模,这样税改就成为了金融体系的有效红利和资产收益,也是天大好事,它是美国金融市场的利多引擎,特朗普执政正与寻宝模式拉上等号,这就是特朗普的民意和民粹所在。显然,通过税制改革可以通过金融体系实现美国21世纪第一次大型的利益分配,这是特朗普打造的美国财富创新架构,这个架构可以均衡20世纪末期克林顿总统推动的互联网和科技革命对社会财富的分配,特朗普架构如果能够成功可以使美国再次国富民强。

税收是现代经济的主要杠杆,主要解决一个国家的财政收入,它的社会心理形象是控制和监督,并非友好形象,特朗普把这样一个杠杆用于建构金融体系的寻宝情景,实现了税务的社会心智形象的颠覆,它告诉所有美元、美国的投资者,特朗普税制改革可以在金融体系套现,无形中考试变为了健身,这是特朗普历史大作为、大冒险的战略资本。特朗普是优秀的商人,这个基因映射在他的整体改革中,就是开启美国经济的寻宝模式,减少美国经济的监管幅度,把监管变为寻宝可以实现最低成本的社会创造。因此,特朗普认为:“我们将不再把这个国家或人民交给全球化的虚假赞歌,民族国家仍然是幸福、和谐的基础。”


 基于此,美国不少金融精英开始下注并集中支持政治门外汉特朗普,11月9日特朗普当选首日,百亿美元富翁、对冲基金巨头、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曾表示“我看到市场在暴跌的那种疯狂劲,于是我就离开了特朗普的派对,回到家里,买了很多股票。”伊坎透露当天他买的股票超过了10亿美元。此后,投资者开始意识到其中奥秘,不断适应特朗普当选总统的现实,自特朗普当选之日起,美股连续三天上涨,道指收获5年来最大的周涨幅,道指也再创美国历史新高,11月1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份交割的黄金期货价格却下跌了42.10美元,收于每盎司1224.30美元,黄金期货周跌幅超过6%,并成为2013年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特朗普正开辟大国发展公司化的全新时代,社会民主不但体现在政治制度上,也正在注入国家管理体系之中,国家也可以是公司,总统就是这个公司的执行官。目前来看国际体系中的美国国家化公司已经优先欧盟、日本等展开新业务了,以非领土逻辑构建的公司化国家可以更好地融合世界精华。在这个体系内,国土、人民、文明和政府可以按照竞争力优选组合,更好地实现国家收益,国家正从公务员传统管理转变为与职业经理人共同管理,而国家化公司与一般的商业公司基因类似而本质不同,这个转变能够深度开发国家发展的效率,实现国家增长结构转变和提高。

特朗普改革成功就需要利用强大的国家机器,这也意味着他将不断与议会和行政系统妥协,而伴随着妥协时空范围加大,税改初衷是否会被颠覆值得观察。美国毕竟是联邦制国家,捆绑税务和金融市场革命风险很大,具有逆转和停摆的可能,应该采用对待高分险的评价体系予以对待。税务改革是明年美国改革的重戏,成功了,美国实力行将空前强大,将会引发世界范围内税务体系调整,实现财富向大众转移,形成新的财富分配浪潮;失败了,特朗普执政时空就会变得有限,甚至引发美国债务体系、金融体系发生较大危机,引发全球经济改革的调整,形成财富缩水,造就更为保守的发达国家内政体制,这都是使用数学模型无法预测的。

建立新的美国力量与全球体系的传统控制关系

特朗普的核心思想是建立新的历史分界线,把美国力量与全球体系的传统控制关系转型为资产负债表的营业关系;把美国的日常工作从驾驭国际体系间的交换利益(例如:TPP等)转变为与实现国家权力的自我更新并重;把美国的行为重点从势力强大(即全球化)转变为美国力量(即美国优先)强大;把国际体系的权力理解为产业、金融和科技并重的三维模式,推动美国制造业的商品与金融、科技产品同样流行世界,解决美国产业能力与其它领先国家的能力差距和实现能力转移,实行产业大国、科技大国与金融大国联袂发展,积极推进当期美国利益与预期利益的合理转换,已经开始全面颠覆国际体系旧有的规则体系和美国内部的行为体系。例如特朗普强调:“特朗普政府将引领一个合理武装、合理资助的自由世界。在北约,除美国以外,28个成员国中只有4个国家支出GDP的2%用于国防。久而久之,我们已经在飞机、导弹、船舰和设备上花了几万亿美元,打造我们的军队来保护欧洲和亚洲。我们保护的那些国家必须要为这种国防付钱,如果他们不付,美国应立即让他们自生自灭。”显然,特朗普正在使用具有震撼力的宏大历史架构置换旧有的美国中枢,解决美国国家的颠覆性成长和国际权力的智慧变迁。大选中有200多美国将军坚定地支持特朗普,可谓谋略荟萃,特朗普实际上使用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原柯林斯的革命学派的观点,这个观点认为战场主要在人们头脑里,而不是在具体的战场里。这些原则用于美国现状实践,就是集中改变美国人的思维;集中改变美国的中枢能力,宣示美国力量不在于外延或者虚拟的控制力,而在于建立真正的美国内涵。

在这样的发展模式设计中,希拉里维持GDP2%左右增长的体系成为美国未来发展的低端1.0版本,而特朗普维持GDP3.5%左右增长的体系成为美国未来发展的高端2.0版本,形成了对希拉里体系的高端阶层优势,通过更新美国发动机从而改造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通过美国中心主义实现美国经济再次扩张,并且实现合理吸收相关债务,特朗普给了自己支持者紧密聚合的关键追求和热烈景象,形成了发达国家唯一的超级经济愿景。

美国主义与全球化主义的本质都是找寻到美国的根本优势,目前特朗普的美国主义的优势主要是实现美国的阶层优势,而以前美国全球化的政策主要是实现美国的地缘和分工优势,两个优势结合的优势才是最大的优势力量,因此,特朗普美国主义的战略是二战以后美国主导权的再次完善,他会使用混合模式建构美国的优势体系,大选中非此即彼的战略将逐步整合为择优选强的行动方案。

综上,特朗普正向理解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等经验,深度认知美国全球化、科技化、信用化等现状,发现了美国能力空壳化的危机,观察到美国现在的全球化输入输出模式是折本买卖,但是可以实现扭亏增盈,甚或赚得盆满钵盈,他把这个赔本交易告诉美国人并被大众接受了,为此就需要改装美国经济体系的整体结构,为它装上美国商品的火车头;提高美国科技革命的全产业链价值,为它加挂制造业的机组;重组美国的虚拟经济,为它组装实体经济的坚强躯干。也就是说美国也要开展新的再工业化、城市升级化和加大商品出口。


退出TPP组织

奥巴马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是把美国架向空心化的两条通道,它的本质没有脱离美元换商品的贸易金融化的窠臼;而中欧间合作、包括一带一路融合的欧亚经济贸易区,它的本质是产品交换主导的贸易自由化和经济更新化。产品换产品的本质上是实体本位制,它可以部分增强纸币的信用机能,也能够形成更高级、更实用的货币体系表现,国家货币和商业化的比特币都可以装载这些功能,届时就会暴露美元体系的运行弱点。特朗普在206年3月21日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也说:“我们有19万亿美元的债务,我们就像坐在一个大气泡上,如果破了,结果会非常惨烈。”世界不用美元、少用美元、或使用其他结算机制处理交易是对美元能力最重要的修正。在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内,两个分别比美元体系弱的人民币与欧元体系联合起来就是比美元强的联合体,1971尼克松说过美元与黄金脱钩是欧洲导致的,现在欧洲也有实力人物支持中欧货币体系联合起来采用实体本位制,这样相当于把国际货币体系重组为美元体系和中欧元体系,这个举措可视同抄了美元体系的后路,客观分割了美元国际霸权,而一旦人民币体系遇到重大金融危机之时就是推行新的本位制的理想开端。

如果美联储支持中国化解金融危机,提供流动性协助,也相当于把中国留在了美元区。客观看,今天的美元纸币体系也不过只有45年的历史,管理世界贸易的历史还太短,而美元体系的漏洞就是其他货币体系存在的空间。为此,人民币与欧元直接挂钩或共建本位等于一笔勾销现有美元霸权,而人民币与欧元联合选取实物本位化的金融体系等同宣布布林顿森林体系解体,这也会成为改造二战后国际体系的战略断裂线,国际自由贸易区或者经济区建设可以在金融、贸易等方面逐步改变美元的主导权。据此,特朗普推动实现美元体系再次强大,就需要淘汰或压制人民币、欧元两者之中的问题者,与其中强者共建产品本位制用以更换美元的能力机制,中美欧经济合作具有结构和层级两面的复杂机制,处于敌人和伙伴之间不断螺旋组合的特点。客观认识,特朗普执政时代,美元体系的繁荣,可能意味着人民币体系的危机,美元体系可以选取人民币体系作为主要对手或阶段敌人,应高估特朗普执政后的中国风险格局,超前化解不对称的博弈架构。对此,这也许无关特朗普个人对中国的喜好,工商银行一直是特朗普总部大厦的优质客户,而是美国力量精算运用的必然结果,现阶段人民币体系不具备与美元体系全面博弈的条件,目前这种博弈的代价主要是金融危机和贸易危机,双方需要修改美国的相关算法,设计互为营养来源和利益机制的平衡体系。

当然,美元、人民币和欧元可以有多种多样互动范式,例如:三者紧密合作、其中两者更密切、抑或三者相互平衡合作等。由于中美之间的认知深度超过中欧之间的联系,可以建立新的人民币和美元的良性互动体系,美联储和中国央行可以订立互助协议,积极有效预防金融体系危机和波动,而中国可也以与美国签署长期贸易协议,进口美国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以实现双方尽可能的贸易平衡。与此同时,由于人民币与欧元具有类似本位特点,中欧都不可能放弃互补合作的利益和机制。所以,美国大选的智力竞赛正在演变为中美欧三大文明体系的智慧竞赛,旧有的国际体系认知模式需要与时俱进。


制造新一次美国财富利益分配的浪潮

众多金融巨头理解了特朗普推行的金融体系再估值的计划实质,公司税率减少,杠杆起来的是美国金融市场估值,政府税收减少等于送给金融市场特大红利,这些虽不是百年一遇,也是若干政治周期少见的财富分配机遇,美国金融体系进入扩张期,特朗普动用群众型社会运动模式成为总统,也必然通过财富分配方式实现互动回报。

世界上最了解程序的是两种人,发明他的人,以及破解他的人,俗说的黑客就是后者,他们是最好的万能程序员,特朗普就是美国选民选择的这个金融财富的开锁者。

大选鏖战之际,特朗普成功地化解过避税风波。2016年10月2日《纽约时报》披露,20世纪九十年代特朗普在投资赌场、航空公司和广场饭店等出现亏损,为此,特朗普1995年的个人收入报税单中申报了9.16亿美元的亏损,这个亏损可助其18年里合法避税,实际上纽时的报道是为了把特朗普塑造为偷税漏税的骗子,把他抛到败选的死角。

值此危难之际,特朗普的选举顾问、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立刻表示,“这种做法并不违法。特朗普只不过是充分利用了这一税法”。新泽西州州长兼特朗普密友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则更加坚定表示:“在如何利用税法为自己所用时,没有人像特朗普那样富有聪明才智”。由此避税成为特朗普的天才能力,这是不可理喻的,也是特朗普智慧翻盘的关键。相反,直到10月份,希拉里团队还没有发现特朗普税制革命的意义,致使特朗普成为胜者,这也说明在国际体系之中,领导者的知识产权正在被重估,经济治国的核心是使用高端智慧能力为为社会服务,治国智慧化时代正在到来。

而选前关键时刻,美国众多金融巨头却理解了特朗普金融体系再估值的前景和趋势,公司税率减少,杠杆起来的是金融市场估值,政府税收减少等于送给金融市场特大红利,这些虽不是百年一遇,也是若干政治周期少见的财富分配机遇。在这个时刻,高盛的能手们就测算并得出结论,美国公司有效税率减少1%,会使得标普500公司的2017年预期EPS增加1.5美元。如果将公司有效税率从现行的26%下调至20%,将使得公司EPS增长8%,增加达到9美元。类似的金融增长的分析报告还不少,
作为高盛股东的巴菲特完全能够透悉,而伊坎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日的果断投资也带着财富密码并非民间友情托市,这些金融大戏特朗普较之希拉里团队更成功地实施了操作。特朗普团队的诸多核心骨干,例如华尔街银行家史蒂芬·姆钦(Steven Mnuchin)、竞选总干事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等都是具有金融实操经验的美国能手,他们能够协助特朗普颠覆美国金融体系的价值,融合华尔街利益。而面对此情此景,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巴菲特2016年11月11日接受CNN采访时称:“股市从现在开始将上涨10年、20年、30年,希拉里上台如此,特朗普上台也是如此。”在被问及他是否对美国经济前景感到乐观时,巴菲特表示:“100%看好,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它并不对每个人有效,而是会聚合。”


结语

百年以来单纯实现税制革新成功的美国总统并不多见;单独推动金融爆发成长之后总要陷入周期轮回律的美国总统又太多,但是把税制革新与金体系捆绑改革达到美国历史顶端的的总统还没有,这个空间也就成为特朗普成就的天地。特朗普顺利渡过了当选之后金融市场的猜谜区,特朗普的政治空间已经被划分为四个阶段:100天、1年、2年、4年。作为使用民粹和极端行动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需要在争端中整合各种势力,不能排除特朗普团队承担类似肯尼迪式的悲剧。特朗普税制革新不可能一蹴而就,伴随着特朗普整体改革与美国政治体系的博弈,金融市场还会反复、甚至出现逆转和挫折。



文章来源:特朗普主义高端战略研究报告

作     者:武建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伟德国际唯一官网—Welcome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79。

往期回顾

网站地图